當前位置: 司法審判 -> 綜合調研

立足司法统计数据 繁荣审判理论研究

  发布时间:2013-12-18 10:21:06


   在人人都可以通过网络发声的大数据、信息化时代,经济社会发展、法治中国建设和外部司法环境对人民法院工作提出了很多新的要求,也提出了很多新的问题,更提出了很多新的挑战。为有效满足人民群众司法需求,及时回应社会公众质疑,不断提出解决法院难题办法,继续深化司法体制机制创新,自觉引领公众正确认识我国司法,尽快形成法治中国建设共识,必须全面落实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和周强院长提出的明确要求,更加重视人民法院的审判理论研究,坚定不移地以高质量的审判理论成果服务经济社会发展,服务国家法治建设,服务法院科学决策,服务法院工作科学发展。

    開展審判理論研究,應當重視司法統計數據。在大數據時代,司法統計數據的信息價值也在增大,對此必須高度重視。審判理論研究是法律應用研究,是法律實施中的各種問題研究,是對司法政策和裁判方法的研究,也包括對實施法律的機構組織和司法人員的研究。審判理論研究主要不是到圖書館查資料,也不是到網上去搜羅龐雜海量的信息,而是要以法院審判的各類案件爲基礎和對象。司法統計數據正是對法院受理的各類案件進行彙總、分類、綜合、分析、評價後形成的系統資料,具有完整性、客觀性、專門性和豐富性,是研究審判活動、法院工作及相關社會問題的基本素材,是飽含司法智慧、法律理論和科學方法的重要資源。審判理論研究只有紮根在司法統計數據的厚土沃壤之中,才可能實現理論創新和實踐創新。

    要重視司法統計數據反映客觀真相的作用。在網絡時代,由于個別案件信息或司法問題容易被網絡無限地放大,所以容易對社會公衆造成與客觀真相完全相反的誤導,而通過對司法統計數據的分析論證,就能令人信服地向人民群衆揭示客觀事實真相。比如,最近有的法院依法糾正了某些陳年錯案,被網絡輿論充分地報道和討論,便給很多民衆形成了我們的審判質量很差甚至遠遠低于西方國家的印象。而實際上,從幾十年來的刑事案件的司法統計數據看,我國冤錯案件的比例不到千分之一,死刑案件的冤錯率更低。而根據美國等西方學者對其本國司法統計數據的分析研究,美國司法裁判的正確率只在95%到99%之間。我曾經多次說過我國刑事判決的質量是世界上最高的國家之一,就是根據司法統計數據得出的結論。又如在未成年人犯罪問題上,有人現在還在說我國未成年人犯罪一直都在增長,甚至有越來越嚴重之勢,但從司法統計數據看,自2009年以來,未成年人犯罪就不升反降,更沒有嚴重的趨勢,這才是客觀真相。再如很多人都深信不疑地認爲,死刑有遏制嚴重暴力犯罪的作用,所以要重用多用,但事實真相是,從2007年最高人民法院收回死刑核准權之後,隨著死刑適用大幅度下降,故意殺人、搶劫殺人、重大傷害、綁架殺害人質和放火、爆炸等嚴重危害公民生命健康安全的犯罪案件數量也隨之顯著下降,今年上半年,故意殺人案件數量出現了幾十年來的最低。客觀真相是,死刑適用數量與惡性犯罪數量沒有直接關系,遏制重大惡性犯罪最有效的手段是經濟社會發展和加強社會治安管理,而非重用死刑。諸如此類的客觀真相與表面印象相反的例子可以說不勝枚舉。

    要重視司法統計數據的指導啓發作用。司法統計數據的最大價值是什麽?仁者對此見仁,智者對此見智。但在我看來,既不在于簡單顯示人民法院工作的突出政績,也並非如實記載廣大法官的勞動成果,而在于指導啓發法院領導和辦案法官發現司法工作和社會管理中的問題,提示他們有針對性地采取措施,適時改進審判工作和社會管理。長期以來,我們正是從司法統計數據反映的情況中,發現了國家立法、司法解釋、案件裁判、審判管理、隊伍建設和法院管理中存在的突出問題,及時提出立法建議,制定司法政策和司法解釋,推進司法體制機制改革,加強公正高效廉潔司法,推動法院工作不斷發展。比如,正是司法統計數據告訴我們,一些法院存在年初辦案松懈,年終突擊辦案,全年收結案明顯不均衡,嚴重影響案件質量和不利于保護當事人合法權益。據此,最高人民法院才有針對性地提出了均衡結案的具體要求。也正是從司法統計數據反映的情況中,很多法院才發現了經濟社會發展和社會管理中存在的問題和不足,才能及時向黨委、政府甚至企業提出改進工作的司法建議。比如,一些法院針對司法統計數據反映出來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多發高發的現象,發現了金融機構和有關政府部門在金融管理中的缺位,及時向有關方面提出加強並規範民間借貸的司法建議,有力地維護了國家金融安全,維護了金融管理秩序,保護了企業和公民的合法權益。

    要善于开发利用司法统计数据。司法统计数据的价值在于应用,应用的前提是善于发掘。司法统计数据就像矿产资源一样,它本身是“无语”的或者“谦逊”的,它不会主动告诉你它有什么用,它能帮你做什么。它就摆在那里,对想用它的人才有用,对会用它的人才好用。怎样开发利用司法统计数据,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方法。我的体会是,一要善于从整体上、宏观上把握司法统计数据反映出来的普遍性、规律性问题,如案件的基本特点和审判工作的基本态势,不要被个别现象所蒙蔽。二要善于运用比较的方法。我认为,比较法是运用司法统计数据最常用的方法。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只要我们把今年的数据与去年的数据、这个法院的数据与那个法院的数据、中国的相关数据与他国的相关数据一对比,就能看出问题和差别了。比较既是最简单的方法,也是最有用的方法,只要选择好比较的角度,就能发现存在的问题乃至解决问题的办法。三要善于分析司法统计数据里面隐藏的问题及其形成原因。例如,一类案件的受理数量突然出现异动,就要及时分析是什么因素造成了这种异动,是经济社会形势突然变化导致案件真的增多了,还是统计工作人为地出现了虚假,抑或是法律修改和司法解释出台所致?通过认真分析,就能搞清楚。四要善于联系实际解决问题。哲学上说,事物是普遍联系的,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与社会生产生活的联系尤为密切,必须始终坚持联系的观点,找到案件数量、司法審判与大局工作和社会生活有机联系的通道或路径。同时,要针对司法统计数据反映的内在联系,提出服务审判工作和大局工作的对策和建议,这才是我们重视司法统计数据的真正目的。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    


關閉窗口